印象

记一次漂泊

去年三月,结束了在广东的实习,背包里几件衣服和仅有的几千元钱,其余的全给寄回了家里,只身一人从广西桂林到湖南长沙,算不上旅行,仅当是路过罢了。

其实长沙在这之前去过一次,应该是 2016 年五月中下,为了看橘子洲的烟花,以及见一个人。很遗憾的是烟花没见着,人倒是见着了,但并没有如我想的那样,往好的方面去发展,而是在那之后就不欢而散了,挺可笑的不是。

在桂林见了一个耳朵的妹子,逛了半圈桂林市区。吃完晚饭已是十点之后,送她上了返回学校的小巴,独自一人在车站外抽完两支烟,转身上了一辆和她同方向的大巴,开往阳朔方向。

在去阳朔的路上下去了小雨,三月的桂林变天比变脸快。妹子到学校与我报平安时,我告诉她在去阳朔的路上,打趣道要不要一起,聊了几句之后她便睡去了。到了阳朔之后没想象的顺利,大巴车并未开到阳朔县里,下车的地方里县中心有两公里,下车后走路往县中心走,一路上未曾遇到一辆出租车或者小三轮,估计是下雨和太晚的原因。

走了很久,沿路的旅店几乎全问了但都满客,最后预定到一家位于阳朔西街中心的酒店,淋着雨找了近半小时也没找着酒店在哪里,同一个地方来回走了三四次,当以为是找不到的时候,转身抬头一看,就在眼前,如同从墙壁里崩出来一样,那时已是凌晨一点半。

那晚下了一整夜的雨,直至第二天下午。当晚制定的计划也因此搁置,查克拉地貌造就了阳朔别具一格的风光,特别是起雾时,山都躲在不知是云是雾里头,如娇羞的黄花闺女似的把容貌遮起来,甚是有一探究竟的想法。只不过商业化的古镇并没有什么味道,有的只是琳琅满目的商品以及散发着各种色彩的霓虹灯,还有形形色色的行人。

在阳朔待了两天,只在西街逛了两圈,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房间里,听着窗外人来人往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要不去湖南吧?

于是当天下午返回桂林,问了几个汽车站都没有前往绥宁的班次,不是过了班次,就是没开通,好在最后找到了一辆经过城步的大巴。按计划的那样,当天晚上在城步县过夜,第二天再前往绥宁。

不知好久没坐过这么长距离的大巴,到城步时已和前几天到阳朔的时间一样,天依然下着毛毛雨,拖着快散了架的身子住进了还在路上时预定的酒店,一打开房门就睡去了。就这么从桂林来了城步,时隔一年之后再次踏足湖南这片土地。

城步往绥宁方向的路不是很好走,颠簸的路面以及三月阴冷的天气,且一路伴着小雨,好在沿路映入眼帘的满满的湘西那别具一格的建筑物以及成片成片的毛竹林海,给人一种犹如身临世外桃源的感觉。

在绥宁见了另一个耳朵,叫麻花,大家都这么叫。

待续...
Author image

关于 Seon

人丑话不多。
  •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