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

12月9日

距离2020年12月9日已经过去了106天,本来是想在第一百天时写的,但是上个礼拜可能是睡过头忘记了吧,尽管我不知道记这个时间对我来说是否有意义,但如果能给在这个日期上赋予它意义呢?

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虽然现在正在强迫自己必须写点什么,给予日后回顾时让自己想起来当时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情,写下这些文字的。

说回这个日期吧。

去年12月9日当天晚上,彭已和我说其实她已经在国外了,尽管我知道会在那个时间段去,但没想到会这么急促,连临走前招呼都不打一声,其实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必要。

她是因为工作缘故去了印尼,其实知道是印尼是因为后来我软磨硬泡的让她吐出来了,她把去往的目的地含得严实,像是张开嘴巴会和空气溜走一样,怪奇怪的一个人。

前两日和她说,我去看了个live,是时隔两年之后再次去听后摇现场,而且有幸的听了泥塑,除了在精神上给予了我极大的满足感意外,还在心灵深处获得了解放,是自疫情以来把自己关的严严实实之后最彻底的一次解放。

但,好象那一刻我的快乐无人分享,似乎我已经将我自己从人群总脱离了出来,完全独处在自己的世界中,白天看到的是一个偶尔上班摸鱼偶尔凌晨办公室亮着灯的社畜,晚上回家后戴着耳机漫无目的的听着耳机里传出来的歌声,似乎更多时候仅仅是想让耳边闹闹,而不是真正的想要听歌,又或者只是将降噪耳机戴着,啥也不干,只想安安静静的。

再次说回为什么我会想赋予这个日期意义,这是彭已出国的日期,可能也是彭已回国的日期,但这好象也并没有赋予它什么意义,仅仅是一个日期而已,谁知道呢?

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赋予它意义,哪怕是日常生活在一件极其微小的事情,比如12月9日。

Author image

关于 Seon

最终没能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