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

西安后摇乐队怪人房间访谈笔记

Q:首先问第一个问题,就是怪人房间随着吉他手裴天林去上海搞科研后,是否意味着怪人房间2.0的开始?
夏: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特点,也可以说是2.0,我们自己并不在意。

Q:为什么乐队名叫怪人房间?
夏:名字而已吧,一开始只是个名字,后来变成了一种自我定位了,怪人房间就是我们,我们就是怪人房间。

Q:极少有后摇曲目中加入人声,你们是把人声当作乐器的一部分了还是作为和声来使了呢?
夏:怕唱岔劈了。
马:对当时是作为一种器乐加进去的,然后黑鸟和ATCG里都有这种。

Q:《黑鸟》似乎有点后硬核的意思,你们是怎么定义的?
夏:妈耶 你的问题我们完全没考虑过,就是,想怎么发展就怎么发展了,以前,他们几个组了个新金属乐队,可能对我们有一些影响。

Q:在专辑《退潮》中有提到,怪人房间的队员似乎都已经越过了30岁了,对做音乐有什么影响?
柴:跟之前比我们对自己作品的要求更高了。
马:时间肯定比以前少了不能再肆无忌惮地泡在排房里了,不然今年应该出新专辑不是EP了。

Q:这个年纪做音乐有什么目标或者追求什么的吗?
夏:目标就是有钱想干自己想干的事。

Q:新EP为什么叫1°C?
夏:工业革命以来,化石燃料的应用迅速成为现代文明的命脉,而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像一张越来越厚的毛毯阻隔地球的热辐射传导,至2020年,全球平均气温涨幅已突破一摄氏度——这是什么概念?全新世以来整整十万年间,平均温度上下波动从未超过一摄氏度,人类极其幸运地得益于此而蓬勃发展。如今,上涨的一摄氏度已导致南北极冰川大面积融化,海平面上升,沿海居民流离失所,曾经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现今每年频发,顽强自愈的物种生态链逼近崩溃,而量变引起质变——南北极冰盖面积锐减导致本应被反射回太空的热辐射被地球吸收,洋流速度减缓甚至停止运动,海洋将成为死寂的蓝色沙漠,永久冻土中大量的甲烷释放至大气,气候变化将被按下不可撤回的加速键,人类文明将面临极为严峻的考验。在诸多事实面前,我们相信,以上并非只是对遥远未来的消极预测,而是我们这一代人将会看到的大概率事实。
这是从网易云的专辑介绍粘过来的,因为也是我写的,就是这个原因,所以这次还是很认真在推这个主题,所有东西都是围绕这个主题走的,这个会是怪房永久的主题之一。
柴:今年普利兹克奖也是关注气候社会问题。

Q:对于现在后摇满天飞的现象你们怎么看?
夏:跟我们没关系~就是,别人干嘛我们管不着啊。
柴:希望后摇团越多越好占领市场,哈哈哈。
马:啥听着带劲就听啥做啥,标签是方便给人做歌单的。

Q:【不言而语】器摇音乐季你们会给乐迷来带什么新的作品?
夏:Ep还没实体,两张专吧。
柴:送你356个祝福。(皮)

Q:你们创作的母题是什么?
柴:有的是我们自己感受,有的是自己所见所闻,1℃就是气候环境社会问题。比如《Nepal》创作于2015年,是以那场尼泊尔大地震与一个祭祀活动为故事背景。尼泊尔每五年都有一场屠杀数以万计水牛的祭祀活动,在信徒眼里是圣神的信仰,政府不阻止屠杀并在其中有利可图,但在大自然面前是顽症,她又一次进行了自我修复,在人类面前她的规则便成了对我们惩罚与报复。
夏:作品分析环节?对于我来说可能是最开始创作前吃的一顿饭,加不加辣放没放蒜,也许最后的成品都会不同。这种问题哦,如果想细说…
柴:那你得请我们吃饭慢慢聊
夏:对
柴:哈哈哈哈哈接的不错
夏:给你讲至少1小时
Q:好家伙,整学术交流呢。

Q:今年会南下巡演吗?
柴:会的!你在哪我们就去哪。(我信了)

Author image

关于 Seon

最终没能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 Beijing